织梦58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我知道你爱我,也深知终有一天你要离我而去

2019年-08月-13日 11:12字体:

原标题:我知道你爱我,也深知终有一天你要离我而去

那应该是一年的5月下旬,班上两个死党放学后叫住我,神秘兮兮的和我说:“你想看小猫吗,在我家楼前的旧平房里发现了一窝猫,有三只小猫特好玩,我们现在去捉小猫,你来吗?”“走啊!怎么刚才课间的时候没听你们说啊……”

我们三人来到一片就要被拆掉的平房前,当时的拆迁和现在不太一样,房子都属于各单位,每个单位逐步拆掉平房,盖起楼房,这样在同等的面积里就可以容纳更多的职工家庭,平房里的人只要能得到一套单元楼房就会欢喜地搬走,那个时候好像很少有钉子户的出现。

我们去的平房很熟悉,应该是近半年开始规划的,前后两排共10户左右,门都上锁,院子里门窗都被拆掉,可能是为干活方便,院子里面的院墙和相邻的山墙都被凿出一个个豁口,也就是说只要你翻进一所院子,就可以从里面到达各个角落。

当时正是淘气的年纪,所以这里就成了我们的乐园。跟着他俩来到了后排最边上的一个院子,这个院子我们平时很少来,正是因为这里最安静所以猫妈妈才把窝安在了这里。在一个角上,有着一间用木板钉起的小杂物间,我一下就看到它们了,一共三只,很奇怪,和我想象的很不一样,原本在脑子里预期的是三只小猫应该长的差不多,可能只是个头大小不太一样,可是这三只小猫倒好,一只黑白相间,一只黄白相间,还有一只完全是黑色。

我只是稍一愣神,那两个死党已经一人一只抱起了小猫,我一看,只剩下那只全黑的了,尽管不太情愿,还是捧起了它。这是我第一次摸这么小的猫,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那三只猫应该不到两个月大。

我们三个人把这三只小猫拿到了院子外面的空场上,立刻一群平时的玩伴把我们围在了中间,看着我们手里的小猫从头到尾抚摸着它们,嘴里还咪咪、咪咪的叫着,小猫也非常争气的喵喵的迎合着羡慕不已,我们这时的感觉就像是刚缴了胖翻译官枪的嘎子,那些玩伴都没有自己本事大!

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个了,我们不得不面对最严峻的问题:小猫怎么办?拿回家?家里能同意吗?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试一下了!没想到这竟是这三只小猫相互见的的最后一面(后来想想也可能它们成年后还会见到只是我们不得而知罢了)。

回到家,妈妈已经下班正在准备晚饭,见我回来就像往常一样说道:“又这么晚,几点放的学啊?先去洗手准备吃饭。”我支吾着来到厨房门口,用最小的声音说道:“妈,和您商量一件事儿,今天我捡了一只猫,我想养几天行吗?”“什么?你捡回一只猫?哪儿呐?脏不脏啊?上次你哥就是抱了一下同学家的猫,结果就传染上了猫癣,半个月才好,你赶快给我拿出去,你爸回来肯定不让你养。伺候你们哥俩我就够累的了……”

展开全文

最终结果是可以先在家里养一段时间,条件是考试要进前十名,否则连猫带我一起扔出去。当时我和小黑猫肯定属于弱势群体,只能答应再说。我的两个死党家里是坚决不允许养猫,一只送给了还住在平房的同事,另一只被农村的亲戚抱走了。

先说起名字吧,想都没想就直接叫它咪咪了(当时百分之九十的狗都叫虎子,城里的猫都叫咪咪,农村的猫都叫花花)好像没用两天小黑猫就知道自己叫咪咪了,并且当我在日常发出咪、迷、米、密任何一个音时,它都以为我是在叫它,它都会喵、喵的应和着。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那个年纪确实不太适合养宠物,上课的时候脑子里也净是咪咪的影子。每当星期六是我最快乐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双休日的政策,周六下午学校没课,父母要上班,所以就可以和咪咪玩一下午。

有一次差点闯祸,当时电视里正在热播动画片《蓝精灵》,每当看到格格巫抓起惹完祸的阿兹猫扔到一边的镜头就会想用同样的方式去教训一下咪咪,刚开始还比较小心,距离很短,咪咪总是很矫健的落地后跑开,但随着咪咪越来越健壮,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一次我站着抓起咪咪的后背,像往常一样一松手,咪咪在落地的同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一瘸一拐的跳开了,我起初以为咪咪只是没做好准备扭了一下,可是直到晚上咪咪一直在床下不出来,我拿鱼片引诱它,它一瘸一拐的走出来,咬住鱼片后马上侧躺下来。哥哥看出问题来了,问了我详细的情况后说:“估计是腿断了,要不咱们给它打个夹板吧。”我们找来木片纱布真的就把它的一条后腿给包上了。说来奇怪,第二天咪咪还就真不瘸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扔过咪咪。

期末考试结束了,我发挥的很正常,没进入班里的前十名,但也不是很糟,妈妈没说马上要赶走我们,但是不允许我每天和咪咪一起玩,咪咪被发配到哥哥的房间(哥哥当时离我们不远自己住一间屋子)。

天气越来越热,我和咪咪大概有一个星期没有见面。一天我去看咪咪,哥哥站在紧挨门口的床上给我开门,我看见咪咪就在窗前趴着,看到我来了站起身来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我正要进屋去抱它,哥哥突然喊道:“别动!”哥哥见我一愣,接着说:“你在门口先脱一只鞋,拉着我的手直接上床来,千万别踩地啊!”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哥哥继续说道:“你先上来我再和你说。”我按照哥哥的要求,一只手拿着鞋从门口探进屋半个身子,另一只手拉住在床上的哥哥,直接用没穿鞋的那只脚跨到床上。

看着哥哥在床上伸脚关门的样子我想,该不是他在捉弄我吧?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先发上话了:“你的这只小黑猫这两天可算是把我给害苦了!先给你看个东西啊!”一边说着他一边从床头的架子上拿起一张报纸,拉着我趴到床边上,“看好,听好了啊!”他把报纸平平的展开,一松手报纸缓缓的落在了地上,看着我紧张的皱着眉头盯着报纸的样子,哥哥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报纸轻轻地一吹,报纸被吹得贴着地向前移动了十几公分。

我盯着报纸看了十几秒,刚要说没问题啊,报纸上的内容我都快背下来了啊!就觉得有几个逗号、顿号怎么时隐时现,报纸上还清晰的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顿时我只觉得头皮发麻,赶紧从床边退到中间,“什么东西啊?”

哥哥苦笑着说道:“是跳蚤,咪咪身上的,这两天天气一热全从它身上下来了,现在屋里估计有几百只,你看我腿上的这几十个包,原来我以为是毒蚊子咬的,现在看来是被这些跳蚤咬的,要不是因为咪咪还太小的原因,我早就喷敌敌畏了,现在你赶快想办法啊,我不管是看书还是学习都只能在床上。”

我和哥哥最后商量决定,咪咪是肯定不能在这里养了,要送回家,但是回家前必须彻底的洗一次澡,所以我先回家做准备。当哥哥把咪咪带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一盆温水、浴液和毛巾在楼下的门口准备好了。咪咪有生以来第一次洗澡,全身被水浸透的咪咪感觉一下子小了一半,因为只有头部没有着水,所以有无数只跳蚤在咪咪的头上、脸上爬来爬去,特别是当爬到秘密的鼻子上的时候就要赶快把它们捉住,最有效的处理办法是用两只手的指甲盖把它们挤扁,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挤过几只以后就熟练了。

多年以后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野外生存的狐狸是非常聪明的,当它们发现自己身上有了跳蚤会用嘴咬住一片树叶,找一个干净的水源,慢慢走到水的深处,随着水越来越深,狐狸在水面露出的部分会越来越少,最后只留下露在水面的那片树叶,跳蚤生性怕水都会聚集到树叶上来,这时狐狸要做的只是松开嘴,让水流冲走满是跳蚤的树叶,走上岸来抖干身上的水。看到这不禁的想起咪咪,要是当年咪咪也会这招该多好啊!

咪咪身上暂时没有跳蚤了,我的父母们甚至都不知道咪咪身上有过上百只的跳蚤,可是咪咪还是要被送走,它将面对之前从未面对过的生活......

暑假来了,那时候的暑假和现在比起来,要更像是“暑假”——没有补习班,没有特长课,唯一的暑假作业就是一本语文、一本数学再加上几篇象征性的作文和周记。老师每每都会叮嘱家长,要配合学校,监督孩子按时定期逐步完成作业,不过在我的记忆里,暑假作业的完成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假期刚开始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一周时间突击,完成作业后彻底玩儿痛快;第二种是玩儿优先级别最高,直到快开学的前几天才疯狂加班加点补作业。这样的事情周而复始的发生在我小学时代的假期。

咪咪也一天天长大,它的胃口很好,世界上的东西在它看来似乎只分为两种:能吃的和不能吃的。每次看到新鲜玩意儿它都要用嘴尝试一下,只不过随着尝试的增加,不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多,但这也不妨碍它把东西叼来叼去(直到很多年以后,我们依然能在床底下发现当年咪咪藏起的东西)。拿着东西逗它成了我暑假生活中的一项娱乐活动。

一天早上,我正在拿兵乓球逗咪咪玩耍,妈妈把我叫过去,郑重其事地说,咪咪不能住在家里了,它要搬到姥姥家去,并且要由我自己独立完成这个“任务”。我的第一反应是反对,但心里却对独自带咪咪出门有几分期待,更想带着咪咪在姥姥家玩耍——姥姥家在农村,每年寒暑假我都要去住上一段时间,和城市里略显单调的生活比起来,农村里的鸟语花香和没父母约束的生活更吸引我。

行吧,说走就走。我做了些简单的准备,找来一只军绿色的书包,咪咪的身体在里头刚刚好,露出来的半个脑袋拿书包的盖子一蒙就行。从我家到姥姥家要换四趟车,差不多两个半小时。咪咪一路上都非常乖,偶尔喵一声,看到身边有乘客会东张西望,寻找莫名其妙的声源,这一幕让我觉得好笑,趁大家都没注意我的时候,我还向一个被抱在妈妈怀里的小孩展示了一下咪咪,他一脸惊诧的表情让我成就感十足,心里甭提多得意。

到了姥姥家,我什么都没顾上,第一件事就是赶快把咪咪拿出来,告诉姥姥这只小猫的名字。姥姥非常喜欢咪咪,她看着这只全身乌黑的小猫说,等再长长一定是个拿耗子的好手。

那两年的年景不错,粮食大丰收,老鼠就成了农村人最大的担忧。村子里每家几乎都预备着三、四个鼠夹,天天都能打到老鼠,但时间一长鼠夹就不好用了,有人说被鼠夹夹到的老鼠临死前会向同类发出讯息,所以在同一个地方用同一种办法捕鼠,时间久了效果会大打折扣。而且鼠夹需要天天清理,不然上面的血腥味会引起老鼠的警觉。那时候大家最羡慕的是家里养了猫的几户人家,他们不用费心清理捕鼠夹,不用担心家里养的鸡、鸭被捕鼠夹打到,因为家中有猫,他们几乎可以不用担心老鼠。

咪咪来得正是时候,有听说的亲戚第二天就跑过来看猫,还提前预约,说等咪咪下了小猫一定要先给她一只,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咪咪是一只小母猫!而我,因为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抱来了一只小母猫,似乎为整个村的猫只繁荣都带来了希望。

此时的咪咪太小,对于全村人在它身上寄托的希望完全没有概念。但它很快就适应了这里,这里的活动空间比起原来几乎扩大了十倍,砖堆、柴堆好像是天然的猫爬架,咪咪乐此不疲的爬上跳下。这个小家伙对周边所有的事物都充满好奇,但是好奇心偶尔也会让咪咪陷入困境——难怪人们说好奇害死猫。

第二天,我突然听见咪咪一声接一声的惨叫,接下来我看到的情景又好气又好笑,咪咪竟然把头伸进了一个空罐头瓶里,因为急于想出来却不得要领只能发出惨叫求救,当时家里只有我自己,我只能一手托住咪咪的身子另一只手抓住罐头瓶,试图把它们分开,但我马上意识到问题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咪咪的头完全被瓶口卡主,并且因为挣脱不了咪咪变得非常狂躁,透过瓶子我可以看到咪咪痛苦的样子。

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一边安慰着咪咪一边找来了一把锤子,并不敢一下子把瓶子敲破,只是一下下试探着,啪的一声,瓶子碎了可瓶子口依然套在咪咪脖子上,并且由于咪咪一直在挣扎,在瓶子被敲破的一刹那,咪咪的耳根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我当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对准瓶口再一敲,瓶口一破咪咪“嗖”的一下跳开了。从那以后咪咪一不听话,只要我拿起瓶子它就乖乖就范,这招屡试不爽。我和咪咪一起度过了一个最难忘的暑假,有快乐也有惊恐,到了我要回去的那一天,咪咪似乎有些察觉,在我手边蹭个不停,直到今天我也还是不太清楚究竟是我的一厢情愿还是咪咪真的舍不得我走。

快开学之前赶作业,新学期报道,发新书,上学,放学,国庆节,单元测验,考试,家长会,再考试……放寒假!寒假一到我就迫不及待的期待去姥姥家看咪咪。到了姥姥家,我满以为咪咪会高兴地出来迎接我,但我并没有看到它,忙问:“咪咪呢?咪咪呢?”“姥姥笑着说:“咪咪能老实在家呆着吗?没准什么时候回来呢!”看到我有些失落的样子姥姥接着说道:“咪咪现在可本事了,老能捉到大老鼠,左邻右舍也经常跟我说看到咪咪叼着捉到的耗子呢!”一直到了傍晚咪咪还没回来,我来到院子里,看着墙头、房顶,嘴里轻轻地叫着“咪咪,咪咪…”

一个黑影忽的一下子出现在墙头上,紧接着跳到砖堆来到我的脚下,是咪咪,随着我的呼声,它喵喵的应和着,终于认出我了。想一想,我们分开的时间绝对比在一起的时间要长,它却一下就认出了我,我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咪咪,和记忆中的那只小黑猫做着比较,它长大了,长壮了,浑身的毛发乌黑发亮,两只眼睛清澈明亮,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活力,不再是我印象中的那只干巴巴的小黑猫了。

咪咪在我回来的日子里不怎么出去了,几乎整日和我待在一起,反而经常会有三三两两村中的家猫探头探脑的出现在院墙、房顶上,好像是想约咪咪出去玩。每当这个时候咪咪都要动一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看到身边的我最终它还是会选择继续待在家里。除了咪咪自己不愿意出去之外,我们也会限制咪咪的外出。那一年鼠患特别严重,在土地上冻之前村里人经常会拿上铁锹去挖鼠洞,有的树洞里面可以挖出好几十斤的粮食,但是这些粮食又不能吃,人们非常痛恨老鼠,很多人家在这个户外食物匮乏的季节,都加大了鼠药的投放量,以期达到最佳的灭鼠效果。

老鼠在吞食了鼠药后并不是马上就发作,而是要经过一段时间后才会死去。死老鼠被发现后应该焚烧、深埋,但是很多家养的猫、狗一旦在外面发现药力发作垂死挣扎的老鼠依然会扑上去,所以说鼠药其实也是家猫、狗的最大杀手,每年间接死于鼠药的不计其数。

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家中养了猫、狗的人家都会加倍小心,姥姥告诉我前几天咪咪可能是咬过吃了鼠药的老鼠,回来后又拉又吐非常痛苦,不过好在中毒不深自己缓了过来,着实让家里担心。这两天姥姥特意给咪咪买了二斤带鱼,每次在咪咪的猫碗里放上一块儿让它吃的饱饱的,这样咪咪即使到了外面也不会因为饥饿乱吃东西了,如此待遇在当时的农村绝对是顶级的了。

吃饱吃好的问题解决了之后,咪咪露出了家猫慵懒的本性,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咪咪悠闲的侧躺在屋里阳光能照的地方,每当身边有响动它只是抖两下耳朵或轻敲下尾尖,并不做过多的反应,好像任何事情都不能撼动它睡觉的决心。

像以往每个寒暑假一样,我还是回去姥姥家,咪咪每次看到我也都会叫着迎过来,但总是感觉我们之间没有当初那么亲密了。只是听到姥姥每次说起咪咪的事迹,还是会莫名的兴奋一下,咪咪只生过一次小猫,一共两只,其中一只生下来就死了,另一只健康的长大到被亲戚抱走,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从那以后咪咪就再也没生过小猫了。

我还记得最后一次看见咪咪的时候它的被毛还是黝黑发亮,只是张嘴发出叫声的时候,上腭两颗尖尖的牙齿只剩下一边了,并且因为不太适应经常会用前爪去抓。

姥姥家前后养过很多只猫,咪咪活了大概7、8年的样子,听姥姥说家中养的猫在临死前会有预感,当它们感到自己就要不行了,会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离开家,不给主人增加额外的麻烦。咪咪也是一样,谁也不知道最后咪咪去了哪里。

多年以后,

每当我无意中看到浑身纯黑的猫,

就会想起记忆中那只叫咪咪的黑猫。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地  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  话:XXXXXXXX

传  真:XXXXXXXX